您当前的位置:首页 > 媒介杂志 > 升民视点
冷眼看寡头,热血写春秋
时间:2014-07-06 14:30:34  来源:2014年2月主刊  作者:黄升民

 

说到互联网,我总是纠结。编辑部一向紧跟媒体产业发展的步伐,屡屡探讨的都是业界最新、最热的话题,比如三网融合、资本、终端以及大数据,对于互联网的议论当然挥之不去,不过,每到这时,我与编辑部的热烈气氛不同,显得犹豫不决,语意不详。

一来,互联网媒体的很多属性其实并没有并定义清晰,而自身的角色又在不断变化和发展;二来,社会大众对于互联网的看法、态度、认知其实也是多变的,而且往往在某一个时期呈现出一边倒的态势。互联网进入中国之初,传统媒体左一个拥抱右一个进入,视其为掌中玩物,社会大众也普遍带着轻视、戏谑的目光看待互联网,认为不过辍学少年的冒险所演绎的一场泡沫。然而到了今天,互联网迅猛发展成长壮大,渗透到人类生活的方方面面,也开始从根本上动摇了整个社会的组织结构。这个时候,社会舆论的态度为之一变,得益者高歌猛进,受害者心惊胆战,高踞庙堂者视之为无所不能所向披靡的洪水猛兽。总而言之就是一种不那么正常的近似奴颜婢膝的仰视态度。然而,作为研究者,追随这样的一边倒态度显然实不可取。所以,即便纠结,我也仍然选择中立的立场,用一个客观的、辩证的、理性的视角来审视互联网。

视角一,时间维度。互联网诞生、成长至今,已有超过45年的历史。互联网进入中国始于1995年,笔者即为第一批使用者之一,所注册的邮箱就是以“huang@”打头。18年过去,邮箱更迭且有博客微博微信登场,互联网世界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。十几年前,互联网确实是新鲜事物,但是到了今天,当互联网已经渗透到我们生活的方方面面时,再说就有一种装嫩的感觉。的确,电视报纸被称之为传统,是因为电视开启的是模拟时代,报纸延续的是纸张阅读。可是,今天我们所看到的电视、报纸都已经不再是原来的模样,我国的广播电视将在2015年完全停止模拟信号传输,全面进入数字化时代,报纸杂志也已经极大的网络化、数字化和终端化。在整个传媒行业的信息、传播、服务等各个方面都迅速进入数字化和网络化的今天,虽然不能说互联网由新变旧,但是,当社会普遍互联网化的时候,在强调已经意义不大。我感兴趣的是,为什么总有人时间倒置强调互联网之呢?社会舆论一般会同情和扶持新人,法律环境不完备也多少给与宽容的空间,从而形成一种时间红利。再者,我认为过分强调新旧是不是藏有市场竞争的阴谋呢?说互联网的媒体之,明里暗里都是指以电视、报纸为代表的传统大众媒体为,正好迎合了资本市场喜新厌旧的一贯嗜好。

视角二,空间维度。在这里,我们将这种空间维度理解为平台。互联网最大的特点是其内容、传输、服务都是一种无限的状态,从而构成一个双向互动的、自由共享的平台。当然,所谓的平台化操作,也是当下互联网圈内圈外常常挂在嘴边的词汇。从谷歌到苹果,从腾讯到淘宝,平台化俨然成为了互联网大佬们标榜自身的重要荣誉。然而,这个平台却是一把双刃剑,一方面为人类提供了接近完美的信息交流、获取、生产的服务模式;另一方面又以其完美服务去操控人类的思想,逐渐形成一个黑暗的帝国。所以,互联网以它的平台,打破了传统大众传播时形成的信息垄断,但是又形成了新的封闭。最简单有力的例证就是大数据。当互联网大鳄们纷纷高举大数据的旗帜跑马圈地时,我们也发现,大数据正是他们获取或出卖用户隐私信息,操纵人们行为与思想的利器。

本质上,平台化是为了更好的实现信息传播与沟通的自由、平等,是为了更好的开放与共享。然而,走到今天,平台的构建者似乎并不是这么想的,他们想要的是通过掌控这个平台,去掌握更多的资源,换的更大的利益。由此,我们也引出了第三个视角。

视角三,精神维度。相比于前两者,这是一个更偏哲学的维度,因为关乎思想、精神、价值观。在本期的综述文章里,我们用了五个追问,去探寻到底互联网精神是什么,互联网的创始者如何看待它,今天的互联网精神是否还是初始的模样,有多少人扭曲了这种精神,又有多少人坚守着这种精神。在这个过程中,我们再次印证的是,互联网江湖中,寡头把持的帝国主义已经到来。其实不难发现,那些高呼平等自由、倡导公平开放的机构阵营里,声音最大、气势最强的正是谷歌、微软、百度、腾讯这样的超级巨头。然而往往被爆出侵犯用户隐私的,被指责思想保守不愿公开自身数据的,被卷入反垄断调查的,也是他们。历数巨头的发家史,其实是以互联网精神为旗号,攻城略地、跑马圈地,打击了实体经济,唱衰了传统媒体,吞并了同业者的生存空间,笼络了资本方的欢心。资本、利润、规模、占有、控制,这才是巨头们的真实面目,这就是互联网江湖的寡头时代。

然而,编辑部仍然带着希望去找寻互联网初始精神的拥护者和坚守者。仍然相信,即便身处寡头时代,在这个一边崩塌一边重建的生存环境中,秉持互联网初始精神的英雄依旧存在。所幸,越过巍巍矗立的寡头的肩膀,我们看到了已然存留互联网基因的,能够代表互联网精神的英雄群体。他们是真正的以创新为本,以需求满足为矢,以差异化定位为的互联网媒体,走出的是一条以信息平台创造价值、以精细化服务创造影响力、以用户的互动沟通扩大影响力的道路。凭借的是对受众需求的敏锐把握,是以独特的内容产品实现收费与盈利的核心商业模式,是愿意舍弃大多数、服务小部分的精神——互联网的诞生不就是为了满足人们的个性化需求吗?当BAT等机构都以追求大而全为荣时,小众的、个性化的需求市场反而成就了豆瓣、汽车之家这样的机构。

效率最优的技术主义,利润最高的资本主义,规模最大的产业主义,这是笔者在《媒介:帝国主义》视点中所归纳出的寡头生存的三个基本逻辑。在这样的生存逻辑之下,掠夺会代替平等,独占会代替分享,控制会代替开放。互联网诞生之初,以完全不同于传统媒体的自由、平等、分享的精神和理念赢得拥戴。然而,除了技术基因之外,资本市场的接入、国家力量的参与,都使得这些精神和理念于巨头身上走了样,反而形成了一幅帝国主义的灰暗面孔。行至于此,我们再也没有必要为这些巨头歌功颂德,反当为生于江湖乱世,却秉持互联网本源精神的草莽英雄击节而歌。

冷眼看寡头,热血写春秋。网络寡头称王称霸之际,也就是草莽群雄另立山头之时,两者之间的冲突与妥协,战争与和平,是不是我们所要叙说的故事全部呢?

可以说是,也可以说不是。一切由你。

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
用户名: 密码:
验证码: 匿名发表
推荐内容
 第六届中国传媒趋势论坛盛大开启
第六届中国传媒
专题解读第二十四期:维旺迪——数字时代转型之路
专题解读第二十四
推荐阅读:新富阶层的消费与媒介观
推荐阅读:新富阶层
推荐阅读:TV活着,生猛且坚强
推荐阅读:TV活着,生
相关文章
    无相关信息
栏目更新
栏目热门